丝瓜视频官网污app下载

,最快更新位面之狩猎万界最新章节!

感谢:08a兄弟的打赏,夏天拜谢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‘黄少宏’以自己兄长需要静养为由,没让两人进来,而是在客栈大堂见了两人。

一见面‘萧守业’便又开口道:

“大哥,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,确实不怨,飞虎帮作恶多端,轻车都尉廖化元与那帮主多有勾结,您为兄嫂报仇,激愤杀人于闹市,虽然犯法却是人之常情!”

“大哥放心好了,守城的神威军已经被我弹压下去了,至于朝廷方面,圣天子英明神威,自然不会因此怪罪大哥的……”

‘黄少宏’听得有些感动,更觉好笑,他知道自己杀了神威军副将,在世俗来说,便是闯下滔天大祸,已经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,却不想竟然让这小子将神威军的反应给弹压下去了。

还说什么圣天子不会怪罪,更是幼稚可笑,一个官三代还能做了唐王的主了?

‘黄少宏’不等他说完,忍不住笑着打断道:

“小子怎么这般胡闹,我闯下这等祸事,别人躲还躲不了,还硬往里钻,别以为是什么相爷孙子,就什么都不怕,别被我连累了一家老小才好!”

‘萧守业’嘿嘿一笑:

清纯女神宋伊人夏日可爱写真

“圣天子英明神武,自能分清是非黑白,大哥不必为我担心,不过我看大哥风轻云淡,似乎并不把今日之事放在心上呢?”

‘黄少宏’摆了摆手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走一步是一步罢了!”

其实他根本不在乎,即便因此事受到朝廷通缉,被那什么天策府的追杀,又能如何!

‘黄少宏’打算也正好借机找高手搏命,迈出那临门一脚,真正达到武圣境界!

一直没说话的‘宇文士及’等的不耐,在一旁轻咳两声。

‘萧守业’恍然而觉,又朝‘黄少宏’笑道:

“对了,告诉大哥一个好消息,其实我已经将调查结果,请宇文老爷子通过天策府的银燕传书,上报给圣天子,并且已经收到了圣天子的回复!”

“哦?这里到长安,怕不下几千里,什么鸟飞那么快,竟然不到半天就飞了一个来回!”

‘萧守业’顿时来劲儿了:“我给说啊,那是天策府独有的血线银鸽(昨天写成银燕了,已改),乃是天地异种,日行两万里……”

“哦?还有这等异物,不知道烧烤一下,好不好吃!”

‘萧守业’眼睛一亮:“咦,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,有机会一定试试……”

‘宇文士及’这个发愁啊,实在忍不了,提醒道:

“业小子,我的守业大公子,鸽子不是重点吧?重点不是皇上的回复么!”

‘萧守业’再次恍觉,正襟危坐,朝‘黄少宏’道:

“大哥,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,之前就想跟说来的,不过走的太快!”

‘黄少宏’淡淡的看了‘宇文士及’一眼,后者轻哼了一声,把目光转向窗外,显然是不愿与他多说,把一切交给‘萧守业’来谈。

“说吧,到底什么事情?”

‘萧守业’笑道:

“那日大哥击杀慕容顺与拓跋人熊,我便将大哥的功绩,传书报与圣天子知晓,这一次宇文老爷子,就是奉天子之命,宣进京,想来定有封赏!”

“宇文老爷子以为还在定通,便前去找寻,我便自告奋勇把他带到巩州来了!”

‘宇文士及’冷哼一声:

“我老人家自己找不到路么?还不是死乞白赖的非要跟来!”

虽是冷哼,但言语之中有着一种亲近之感,便似与自家子侄说话。

‘萧守业’挠头一笑,又朝‘黄少宏’道:

“这次可要恭喜大哥了!”

‘黄少宏’不咸不淡的摆手道:

“有什么可恭喜的,之前可能是封赏,但这次我杀了廖化元,恐怕不但封赏没了,还要受到严惩吧…..”

‘萧守业’连忙说道:

“哪有什么严惩,我刚才不是说了么,我已经将整件事情调查清楚,用血线银鸽上报与圣天子知晓,圣天子已有回复,并未提及此事,只说先让去长安面圣再说!”

‘萧守业’呵呵一笑:

“以我对圣天子的了解,既然他老人家在回信之中没提这件事,那就不算严重,等大哥到了长安,定然不会怪罪大哥的!”

‘黄少宏’撇嘴:

“说的好像和皇帝很熟似的!”

‘萧守业’讪笑道:

“怎么不熟,我娘是天子长女,我是他的亲外孙,如何不熟呢!”

“我去!”

‘黄少宏’这才明白,为什么总感觉‘萧守业’地位超然,无论是‘侯君集’还是之前被他打杀的‘廖化元’还是一旁那个‘宇文士及’都对其另眼相待了。

以前还以为是因他是相爷之孙的缘故,现在明白了,这货妥妥的皇亲国戚啊,李世民的外孙,还是长女所生。

他正琢磨呢,‘宇文士及’不耐道:

“老夫来此便是通知一声,让准备一下,咱们今夜便走,明早必须赶到长安,随老夫入宫面圣!”

‘黄少宏’面无表情的‘呵呵’一声:

“我又没说要去长安,在那里自说自话吗!”

‘宇文士及’登时便怒了,站起身来,喝问道:

“敢抗旨不遵?”

他是武圣实力,这一发怒,这客栈的大堂里就升起一股劲风,老头子须发皆张,长衫飘舞,当真气势惊人。

‘黄少宏’撇嘴道:

“吓唬谁呢?我还怕不成,要不要去城外死磕一下,不是还有个什么‘冰封一尺’的绝招吗?就去城外用出来看看能不能把我封住!”

‘宇文士及’那一招唤作‘冰封天下’到‘黄少宏’这里变成‘冰封一尺’了。

‘萧守业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被‘宇文士及’怒目而视,他连忙解释道:

“老爷子,知道我一般不这么爱笑的,除非忍不住!”

他说完连忙转向‘黄少宏’做和事佬道:

“大哥,可别任性胡闹啊,圣天子乃是天可汗,威仪四海,说一不二,要是抗旨不遵,那天下可就真没有的去处了!”

他说着直朝‘黄少宏’打眼色,又拍着胸脯保证道:

“大哥放心,今日之事圣天子必定没有怪罪之心,我最了解他老人家,如果他想要怪罪,那这次来寻的就是天策府的那些武圣高手了!”

‘黄少宏’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,似乎这话就不是对他说的一样。

‘宇文士及’本来想在‘黄少宏’面前拿大一番,结果对方软硬不吃,不由得郁闷的暗叹口气,从怀中取出一明黄色卷轴来,打开之后喝道:

“定通黄二郎,还不跪下接旨!”

这老头还在做最后的努力,怎么也要让‘黄少宏’跪在他面前,比他矮半截才行。

‘黄少宏’眉头一挑,嘴角上扬,似笑非笑。

‘萧守业’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,还曾并肩作战,知道他桀骜的性子,见到他这个表情,就知道不好,连忙说道:

“跪就不用了,大哥是武圣,古往今来,历朝历代,圣者都地位超然,我朝也是如此,武圣有见君不跪的权利,接旨就更是如此了!”

‘宇文士及’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,骂道:

“小混蛋,要搞清楚,这大哥还不是武圣呢,他还差了一线!”

‘萧守业’忙陪笑道:

“老爷子那般计较干什么,都差不多!”

‘宇文士及’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,哼了一声,将圣旨打开,也不说叫‘黄少宏’下跪的话了,开口念道:

“定通黄二郎,斩杀吐谷浑太子慕容顺有功,朕闻其精于武道,少年有成,逐封金吾卫,着殿前听用,赐丽正院行走,钦此!”

‘宇文士及’说完,收起圣旨转身就走:

“好了,老夫该说的都说了,言尽于此,今夜三更出发,走与不走,那便是自己的事情了!”

说完再次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‘萧守业’倒是没走,在一旁苦苦相劝,晓以利害,‘黄少宏’等他说了半天口干舌燥管小二要茶的时候,这才开口问道:

“丽正院是哪座青楼,怎么皇帝还赐我青楼行走?”

‘萧守业’刚喝了一口热茶润喉,闻言顿时呛了了起来,好半天才平息下来,哭笑不得的道:

“大哥想让我呛死吗?丽正院哪里是什么青楼了,就是前朝的观文殿,乃是天下藏书之所…….”

他说完又神秘兮兮的道:

“那丽正院内汇集天下武功典籍,佛道秘术,我猜想圣天子他老人家,必是听闻大哥舞象之年,便武艺超群,动了爱才之心,这才让当那清闲的金吾卫,不当值的时候也可以去看天下武藏,定能使再进一步,到时候我大唐也就多了一尊武圣了!”

‘黄少宏’眼神动了动:

“汇集天下武藏,佛道秘术吗?”

这一刻他动心了,本来他想着离开巩州之后,择地潜修,等那唐僧名闻天下之时再去寻找。

可是如今‘李世民’一封圣旨,又让他觉得去长安帝都,安安静静的修炼,去观摩这世界的武藏和佛道秘术也是不错啊。

等那‘唐僧’出现之后,必然要去见唐王开起西游剧情,自己在长安修炼,岂不是近水楼台么!

当即‘黄少宏’沉吟再三,终于做了决定,带着自己一家人,前往长安!

‘黄少宏’把自己的想法一说,和‘萧守业’商量,能不能让宇文士及先去长安,自己带着家人随后赶去。

‘萧守业’笑道:

“何必那么麻烦,大哥可见到今天那能御空而行的八骏车架了吗?”

‘黄少宏’点头道:

“对了,之前在气头上,这件事我还没有问呢,那是什么马车,竟能御空而行!”

‘萧守业’一拍大腿:

“说起来这次还是拖大哥的福,这马车我小时候也没坐过几次,这次终于又乘了一次,当真爽快!”

看见‘黄少宏’不耐烦的眼神,‘萧守业’连忙说道:

“大哥可曾听过周穆王的‘八骏真龙辇’?”

‘黄少宏’眼睛一亮:“难道那架马车,就是传说中周穆王巡游天下的龙辇不成?”

“正是那日行三万里的神车!”

‘萧守业’笑着道:

“那‘八骏真龙辇’中内有乾坤,别说大哥的家人,就在在装个一两千人也没什么问题啊!”

是夜,三更,一架八骏豪华的车架停在了客栈门口,‘黄少宏’早就将事情和家人交代清楚,‘黄秋生’两口子知道他要去长安做官,都是万分欣喜,欣然相随。

‘其木格’小丫头不用说,已经认准了‘黄少宏’,自然要跟着一起去。

‘马七’这小子,‘黄少宏’原本不怎么待见,但有了之前护送他来巩州,任劳任怨的事情,所以决定把他也带上。

对了还有‘阿旺’这只牧羊敖犬!

那‘车夫’见到这么多人一起上车,还带着一只狗,不由得眼角抽了抽,不过没有说话。

马车里面的‘宇文士及’可受不了了,拉开车帘吼道:“黄二郎,够了啊,带这么多家眷也就算了,还带条狗,不知道这是天子龙辇吗?成何体统!”

‘黄少宏’不咸不淡的道:

“若不让我去,那我就不去好了,到时候天子问起,守业小子照实说也就是了!”

‘宇文士及’闻言一滞,怒道:“老夫什么时候说不让去了!”

虽然语气依旧不好,但还是悻悻然把头缩了回去。

‘黄少宏’看那拉扯的八匹骏马,朝‘萧守业’问道:

“这就是给周穆王拉车的那八匹神驹吗?”

萧守业还没说话,那车夫就笑道:

“正是当年的赤骥、盗骊、白义、逾轮、山子、渠黄、骅骝、绿耳,八匹龙马,如假包换!”

‘萧守业’也补充道:

“大哥看这八匹龙马的脚下!”

‘黄少宏’低头看去,见到这八匹马虽然看似站在地上,四蹄离地面却还有一段距离,竟然凌空悬浮,足不践土!

他细看八匹骏马,初时觉得一般,虽然神俊,却与普通千里良驹无甚区别,可看着看着,他眼前一花,恍惚间,竟然看到八匹马头虚幻起来,似是变成了龙头。

再看之时,已经恢复了原状。

当着其他人的面,‘黄少宏’也不好开天眼查看,可一旁那车夫笑道:

“看见了吗?修为以与武圣无异,应该也能看到龙马异象了吧!”

‘黄少宏’点了点头,那车夫笑道:“快上车吧,咱们还要赶去长安呢!”

Tags :